首页 >养生

南京锁金村出现娱乐养老生活馆

2019-03-05 06:58:59 | 来源: 养生

南京锁金村出现娱乐养老生活馆

走出去的居民时刻想回来,住在别处的想在这里买房置业。五分钟服务圈、娱乐养老生活馆、社区院线、数字化管理与服务平台让老人与孩子的照护没有死角一站式服务围绕3.5公里范围内的7万居民,让南京市锁金村街道的居民幸福感油然而生。26日,锁金村街道举办居民与媒体公众日,让大家走进街道任何角落,看基层服务,了解自己家园周围细腻的变化。 扬子晚报董婉愉文

居民:享受幸福过程,也是一种幸福

幸福不幸福,老百姓心中有数。26日上午,在主持人吴晓平的激情开场白之后,一场关于幸福锁金的访谈热烈开场,参加的多是在社区生活多年的居民。街道刚成立时只有5个人,连桌椅都没有。如今这里山水城林一体,生活便利,宜业宜居。1984年担任办事处副主任的黄启骏颇有感慨,他亲身见证了创造幸福的过程。活跃在居民中的志愿者组织韩先林工作室现任负责人徐树怀,讲述了工作室为困境居民上门理发、民事调解、水电气维修、健康保健等的无偿服务。能为锁金居民服务,那也是一种幸福。徐树怀老人自豪地说。

老百姓满意才是工作的指挥棒,社区治理活动经过多年实践,我们已形成一些典型的锁金模式。锁金村办事处现任主任朱骏表示,创新发展无止境,锁金人一直在寻找幸福的路上。

当天天公作美,街道各社区文艺团队在小广场表演了一台节目,引来居民阵阵喝彩。社区公益组织小霞癌友康复驿站、银发互助会等11家作了集中展示。这里各项服务周到,遇到困难还有人帮,邻里关系和谐,环境又好,生活在这里很幸福。这是锁金村居民的心声。

媒体:记录幸福样本,触摸锁金幸福

2011年底,街道率先在省市启动社会管理与服务的中心化改革把街道科室下沉到中心中,让居民在一个工作站点解决各类难题。本报率先对此基层创新做了报道。

居民办事环节多、流程繁、程序复杂,办一件事往往要从社区、街道再到区流转,非常不方便。玄武区一位负责人告诉,政府要提高公共服务效能,社会管理与服务关口必须前移、资源下沉。中心化模式以扁平化、去行政化和服务专业化为方向,建立民生服务中心、城市建设管理中心、政法综治服务中心、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和区域党建中心的五个中心,实现居民一门受理一站办结的目标。2013年,玄武区以锁金样本制定了街道中心化管理与服务规范省级地方标准,成为个城市社会管理类的地方标准。来取经的省内外基层干部们说:五个中心理顺了街居关系,提高政务效能,方便服务群众,是基层社会管理创新实践的新探索。

我们看看居民如何办事的。居民吴大爷来到街道民生服务中心申请办理低保手续,资料一样不缺,社工告诉他几天后可以办下来。资料要是不齐,我再来一趟也无所谓,就在家门口。他说以前要到街道和区里,那就很麻烦了。在街道综合服务大厅目睹了一站式的便利服务。包括低保、社保、医疗、救助、帮扶、就业安置等事项,办事流程简化,服务功能全面,所谓敞开一扇门,办理万家事。

数字化:智慧平台上线打造金陵街

要想让居民老人快乐,传统的方式固然需要,但还要带领大家往前看。在锁金村,居民可以遥控解决问题,你知道吗?在锁二社区86岁的张慧霞家,见到一颗纽扣,它是张老的贴身助手。张慧霞乐呵呵地介绍,自己的有个专门的信息系统,它直接连到街道的数字化信息平台,如果独自在家的她出了任何意外或是遇到麻烦,她立即按动这个按钮,终端会在时间联系她的儿女或者派社工上门。

今年,由社会企业投资建设的锁金村街道智慧锁金项目,通过对信息的全面覆盖、动态跟踪、联通共享,实现人、地、事、物、组织的管理无缝隙、服务无盲点。参与建设该项目的苏新智慧社区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柳皓介绍,在智慧锁金平台还独有智能抓拍功能,如24小时监控抓取辖区道路车辆违停、违章搭建等数据,及时疏导管理,节省了人工成本,提高工作效率。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已测试上线。老百姓的收获,就是坐在家里通过平台,享受贴心便利的服务,触摸幸福。

企业:参与居家养老,社区老人粘进来

万家帮娱乐养老生活馆,是街道与辖区民办非企业机构娱乐养老研究中心联合提供的养老服务。每天在这里活动的老人,小的刚退休,的90多,他们风雨无阻,有的老人每天在这里呆的时间比在家里还长,所幸把家里的植物也端过来养护。老人的兴趣班有合唱、戏曲、跳舞、手工剪纸等,老年人在学习中有所乐有所得。

让每个老人在社区优雅地老去。这是娱乐养老生活方式创始人、南京贝杉国际董事局主席侯国新把企业定位于社区养老的出发点。2004年,侯国新提出娱乐养老概念,首先在锁金村街道落地生根。经过10年实践,已得到政府部门和广泛的社区老人认可,而其创立的贝杉国际,已经在全国拥有上百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所谓娱乐养老,是通过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帮助老人规划每天的生活,以服务、产品和精神关爱引导老人走出家门获得快乐。娱乐养老在各类兴趣班外,还与政府部门合作开办银发餐桌,针对身体条件好的老人,组织驴友出门旅游等,目标就是发掘每个老人的潜能和兴趣点,让大家快乐。娱乐养老有一套严密的管理体系,服务与公益产品,盈利与市场份额退后,侯国新立志要让企业在社会公益事业中发出正面的声音。

社区居家养老靠政府一家已不能胜任

锁金居民幸福感的各方边界

幸福锁金样本得了媒体的高度关注。锁金公众日当天,锁金村地区民非机构、娱乐养老研究中心,联合中国社区发展协会、江苏现代民政研究院及本报等,以社区治理与智慧发展的锁金样本为主题,邀请各方代表与社会学专家进行讨论。

社区院线同步上映大片,门票是市场零头

养老公益事业急切需要产业化发展思路

娱乐养老模式创始人、贝杉国际董事局主席侯国新:

当前我们不难看到,在社区从事公益服务的社会组织或团体,他们自身也只有微博的收入,渐入困境人群,这违背了公益事业的初衷。而仅靠现有政策和政府帮扶,并不能解决这个难题。社会企业如何投身公益事业?几年前,我们走进锁金村街道关注养老,建立万家帮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始尝试政府公共养老服务之外的辅助功能。锁金村街道辖区有7万居民,其中老人占20%以上。去年和今年,街道周边每年都有15万人次老人走进娱乐养老生活馆,甚至有的老人还把家里的植物搬到这里养,以寻找自己小家之外的又一个大家。

于是我们开始考虑第二个问题:仅有服务还不够,企业的核心是产品。我们为老人提供什么样的产品?纵观全国,自1999年全国集体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在老人赖以生存的大家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由政府部门主导、提供的可供他们消费的产品非常少,他们需要的文化娱乐产品微不足道,说明我们老龄产业化的程度非常低。如同政府对孩子们倡导的9年制义务教育,老龄化社会下,老人也需要回归组织,他们渴望有人陪伴倾听、教授新的信息媒介,他们期待针对老人的社区义务教育。我们尝试着先把老人对文化的需求制作成产品。今年7月,经过多方努力申请,我们终于在国家和江苏省有关部门,申请到社区院线的许可牌照,在现有的城市院线、农村院线外,全国有了个苏漫社区院线,可以向社区居民同步放映国内外大片,市场上动辄百十元一张的电影票,在这里只要五块十块。社区院线还提供了年轻人与父母共同回归大家庭的契机。

社区经济是未来重要的经济载体,社区文化正是社区经济的发动机。锁金村娱乐养老生活馆还开发了书画班、绿植养护班、剪纸班等,与政府单纯强调服务不同,我们还要让这些作品盈利,在服务同时产生效益,这也是我们对社区老年产品走上市场的一种有效探索。当然这些还远远不够。

30年来创造幸福,让居民感知共享

五个中心串联服务圈提升治理能力

锁金村街道工委书记石磊:

30年前的锁金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仅有1.5万人口,田畴交错,鸡犬相闻,多半是玄武湖边返城的知青,他们拖家带口,临时搭建的竹坯毡棚匝匝密布。出行难、买菜难、买煤难、做衣难、寄信难人称宁住城里一小套,不住锁金一大套。1982年,锁金村被列入南京市首批城区集中居住小区建设规划;1984年,锁金村街道成立;1986年,街道率先迈出社区服务步。现在,驻街大单位70多家,7万多人口。山水城林一体,生活便利,宜业宜居,搬出去的人想回来,锁金村从田园走向现代、从混乱走向有序、从疏离走向融合,街道在全国率先推行幸福指数测评,把街道主要职能整合为民生中心、矛盾调解中心等五个中心,引进社会企业探索大数据时代下智慧社区建设近年来,街道获得全国和谐社区示范街道、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创建文明社区示范点、建国以来十大思想政治工作单位、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中国城市发展进步奖等各类荣誉,先后有温家宝等20多位党和来视察参观。

五个中心就是把辖区的人、地、事、物串联起来,把分别赋予街道、社会组织和企业的政务、公益和市场个性化服务关联起来,送给辖区的居民。街道和社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发挥社会组织和爱心企业的积极性,可以提升服务和基层治理能力,可能实现居民幸福指数的化。

政府公共利益在消减弱化

社区建设和创新越来越难

江苏现代民政学院副院长、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导师陈友华: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前政府的一部分职能已经在弱化和消减,如商品房小区的崛起,从前政府的一些管理和服务职能转移到了市场物业公司那里,从前强政府、中市场和弱社会的定义正在被推翻,现在社会下,必须考虑政府、市场和社会组织三者的边界在那里。流程再造、形式变幻对当前城市社区建设而言,难度在加大。因此,来自调查基础上的居民实际需求,应该成为政府、社会组织和企业提供服务及产品的出发点。锁金村街道根据对工作和服务流程的梳理,做出了五个中心的探索,又能鼓励社会组织投身社会实践、购买公共服务方面将组织扶上马送一程,不仅管生还管养,在社会与时代变迁下,与社会企业一道,对老年文化进行了重构。

江苏省民政厅副厅长戚锡生说,社区养老应该放在更重要的位置,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应该考虑如何更贴近老人的需求,建设得更加人性化。锁金村街道五个中心的尝试,对于一门受理全科社工的服务能力提出了挑战。下一步,留在社区的社工,需要全面思考并投身到推进基层协商、将基层民主制度化,在社区治理手段上,不妨借鉴锁金村信息化智慧街道的做法。

两个月宝宝拉绿色大便
北方基因小分子肽
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