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SundarPichai谷歌对抗内忧外患的万金油

2018-11-28 11:09:07

雷锋网按:Sundar Pichai(让我们先叫他劈柴吧)在2015年开始担任谷歌的CEO,实现了从产品经理到CEO的蜕变。

但手握大权后该如何保持成绩?如何带领全公司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个性温和谦逊的他怎样面对外界对谷歌发起的各式各样的挑战?怎样平息这家大公司中的内部矛盾?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作为谷歌母公司的掌门,是否对劈柴真正放权呢?彭博社在10月19日的彭博周刊上做出了解答,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不改变原意的条件下进行了编译。

在劈柴简易装修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台很大的跑步机工作台,不过劈柴很少用它。他说:“我很难一边走一边写邮件,我并不擅长同时处理多个任务。”

这看起来不太行,谷歌近发生了那么多事情,非常需要“世界”的多任务工作能力。你看,劈柴经营着全球市值第二的公司,同时还要处理每周都可能出现的公关攻击和文化上的冲突。从两年前成为拉里·佩奇的继任者的那天起,他就得和员工们一起对总统移民政策表示抗议、广告主对YouTube视频内容是否违规的长期争议、有史以来的监管罚款、外界对谷歌性别歧视的指责、以及全球范围内人们对谷歌这个巨头的恐惧、用户任危机等等。

哦,对了,还有假新闻的事儿。几个月前,调查人员已经在谷歌、Facebook、Twitter上驻点,调查在选举期间,他们是否受到其他国家势力的影响。像硅谷中的其他公司一样,谷歌已经向联邦调查人员提交了证据,俄罗斯的一些插足者去年在YouTube,AdWords和其他服务上,的确购买了政治广告;11月1日,这些公司的代表们将在国会作证。“有些事不该发生,但它还是发生了,如果我们犯错了,我们并不会刻意遮遮掩掩。”

劈柴在2004年加入谷歌,在产品经理这个岗位上,勤勤恳恳干了十年,负责谷歌广受欢迎的一些产品,如Gmail,Chrome浏览器和安卓。在2015年,他的两位老板组建了一家新的母公司——Alphabet,集中精力发展面向未来的科技。但是Alphabet 99%的营收还是来自谷歌的搜索和广告业务,而这些业务都由劈柴负责。

劈柴用“人工智能”的美好愿景重铸了谷歌的公司使命,他同时也要减轻公众对人工智能的焦虑。劈柴近到美国东北的铁锈地带进行一次慈善之旅,宣布成立一家电子培训机构,并捐赠10亿美元用于工人的再次培训。“我们知道科技的发展有很多不确定性,人们非常担忧其发展的速度。”他表示。

不同于佩奇和谢尔盖的工程师思维,劈柴更有同理心,更内省。其实,他的品性可能是谷歌在政治和商业斗争中的武器。就连谷歌的宿敌,新闻集团的罗伯特·汤姆森(Robert Thomson)也说:“谷歌在这个时候,能够有他这么一个真诚谦虚的人出现确实是他们的一个优势。”Google的前高管Dave Girouard则说得夸张一些:“老天,他们在对的时间找到了对的人。”

今年1月,成千上万的谷歌员工们走出办公室,对特朗普禁止进入7个穆斯林国家的行政命令表示抗议,很快,这群知识分子在美国大选以来所累积的愤怒,迅速蔓延到了世界各地。劈柴选择和人群站在一起,向员工们发言诉说自己作为移民的故事,并向他们保证,谷歌管理层正在想办法斡旋,并尽力应对。他非常冷静,想办法顺应“民意”,而不是极力压制,反成众矢之的。,抗议人群高呼他的名字,宣称战斗还将继续。

劈柴一般不会表露自己的政治立场。对于自己的这次行为,他认为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而不是家长式的作风。“我可以感受到公司的痛,我觉得这样做是我的使命。”

劈柴在人群中的发言,获得了大约六周的平静。但好景不长,《伦敦时报》的记者发现,一些大品牌,如欧莱雅,它们的广告,是置于包含圣战分子和新纳粹主义内容的视频旁边的。在获得了《伦敦时报》的告知后,这些品牌便和YouTube解除了广告合约。谷歌本来想不了了之,但是一些国际品牌,如AT&T和强生,纷纷对这一现象表示抵制,不希望自己的广告和网络仇恨有一丝关联,谷歌才采取了措施。

这体现了谷歌技术上的局限性,被捧上天的AI其实还无法发现恶意或低俗的素材。劈柴对这件事情的解释就是,这个问题要比看起来得难:“如何去界定?有时,世界流行的价值观是在不断改变的,有时候我们也不得不重新画一条界线。”

从计算机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或许并没有错,但是对于出钱的广告主们来说,这样的反馈并不能让他们满意。9月份,在与广告公司举行的私人会议上,谷歌经理尝试通过引用流行音乐家The Weekend的MV作为例子进行讲解。在MV中,强盗射杀了保安,接着进行了更多杀戮。根据两位参会人士的说法,谷歌经理认为这种视频是虚构的,与传统电视节目相当。一些广告主则不同意,他们的客户宁愿不在这种高点击率视频上宣传婴儿用品。Reprise Media的董事总经理罗伯特·贝恩斯坦(Rob Bernstein)说,“谷歌总的回应就是‘这真的太难了’。”

劈柴在欧洲也面临挑战。6月,欧盟在三起反垄断案件的起中,向谷歌处以27亿美元的罚款,并要求谷歌整顿其每年790亿美元的广告业务。罚款是不可避免的,但谷歌没想到自己很快又被控在搜索结果中谋私(将谷歌自家的内容放在搜索结果之首)。然而,劈柴似乎认为自己能获得欧盟的信任。他说:“我一直觉得,如果人们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多做沟通,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他补充到,“谷歌正在致力于找到欧盟委员会认可的解决方案。”

谷歌还忙着对欧盟的决定提起上诉,但大西洋的这边又起了火,越来越多的监管机构、反倾销评论家、左倾批评家对谷歌进行抨击,有时,甚至是谷歌的员工让劈柴处境十分艰难。

八月,劈柴飞往尼日利亚和欧洲举行活动,然后在葡萄牙与家人见面,准备旅行。不过,登录葡萄牙没多久,就了解到了“宣言”的信息。谷歌搜索部门的工程师詹姆斯·达摩尔(James Damore)在早些时候分发了一份题为“谷歌思想回声室”的文档,评论谷歌雇佣更多女性工程师的做法是十分保守的。接着又将这分文档发送到了公司的一个邮件群组里。对该文档持反对意见的员工在网上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事情越闹越大,劈柴不得不急忙结束休假回来救火。

这一事件让谷歌陷入了两难境地,言论自由和员工和睦,到底哪个更重要?达摩尔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激怒了谷歌的员工们,不论是男是女。回到湾区后,劈柴会见了约翰·轩尼诗(John Hennessy)。约翰曾经是斯坦福大学校长,同时也是Alphabet董事会的成员,在去年谷歌的长期顾问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逝世后,他就成了许多谷歌高管的导师。约翰说,“这件事情发展得比我们想象的更快,”但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他认为“这份文档会让很多在谷歌工作的女性认为这是对她们的否定。”

8月7日,劈柴以违反谷歌行为规定为由,解雇了这名工程师。他说:“我是在从谷歌是一个工作场所的角度做出的决定。但是我知道,我这么做的影响肯定会超越这个角度。”

的确,反对者们都将达摩尔视为对抗大公司和政治正确性的勇士。在员工收到网络威胁时,劈柴不得不取消掉一个公司全员会议来讨论对这场闹剧解决方案。与此同时,媒体对谷歌也没有手下留情。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他的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在好几个环节中,都询问嘉宾“谷歌是否太大了?”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还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上发表了题为《Sundar Pichai应辞去CEO之职》的文章。

劈柴可能没有想到,解除公关和文化冲突将占他工作那么大部分。有些评论家认为,谷歌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处理好,让此事发酵成了公关危机。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解雇达摩尔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纽约大学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对劈柴的决定作出了肯定:“这是一个干脆、明确的决定;他非常果断。”他说,“如果谷歌没有成人监督这一规定的话,谷歌将会成为世界上可怕的公司。”

劈柴解决谷歌人工智能无法过滤假消息和非法内容的解决方案,并不惊奇,他是通过更多的人工智能来完成的。他认为人类能成功地训练AI,而且这是值得去努力的。像其他技术人员一样,他认为AI可以为谷歌和世界做更多的事情,大大改善运输、医疗保健、农业以及任何其他使用计算机的领域。而在AI将带来比互联网经济更大的机会的前提下,劈柴已经重塑了谷歌,将这家公司定义为“AI为先”的公司。

劈柴对AI的热情,可以追溯到2014年底,谷歌的一个团队急着发布了增强版的谷歌相册。该应用程序使用精确的图像识别工具,能自动标记图片,并根据每次拍摄中出现的人员进行组织。该公司所有公司产品的负责人劈柴决定在该年5月份的I/O大会上介绍该应用程序。在演讲中,他花了一分钟转换为极客模式,解释了谷歌的算法是如何在照片中发现一只树蛙的。

然而,到目前为止,谷歌主打的一些AI产品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惊喜。例如在今年5月,谷歌在Gmail中推出了一个名为“智能回复(Smart Reply)”功能。这个功能可以读取分析用户的邮件并编辑一些简短的回复。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虽然省了几秒钟的功夫,但回复的质量很低。但是劈柴不这么看,他想得很深,他认为如果将AI融入到Android操作系统中,用户或许就会接到医生的紧急预约通知,包括在用户还未开启通知的情况下。劈柴说,“Gmail中的智能回复实际上是一件非常难实现的功能。”

在谷歌内部,劈柴做过的的决定是建立了两个部门:云计算和硬件,劈柴还希望引领AI成就技术进步。在云业务方面,他认为,在AI工具的支持下,谷歌能够和亚马逊、微软拉开距离。谷歌近已经开始提供接入特制的用于机器学习的芯片的服务。谷歌希望,再传统的行业,也能搭上技术的快车。例如,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创业公司Connecterra,就使用了谷歌的AI来制作数字传感器,农民可以使用它们来监测牲畜的活动和饮食习惯。但是,劈柴的战略可能还没那么快得到回报。Connecterra实际上还是用微软的云服务,而云服务才是谷歌希望的AI变现的地方。根据Raymond James&Associates的估计,亚马逊仍然主导云服务市场,销售额比谷歌大12倍。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李飞飞认为,“AI云目前还是非常新鲜的事物。”劈柴聘请了她做谷歌云的首席科学家。

10月初,劈柴推出了Pixel 2,谷歌一款智能手机,以及一系列内置人工智能系统的设备。其中,Pixel Buds是一款无线耳机,可以帮助用户快速翻译。实现很久以来的一个人类的科幻梦想。如果这款耳机有效用,那么它将是一个真正实现了AI理想的产品。劈柴在发布活动中表示:“计算需要以更自然,更流畅、以及对话的方式发展。”

谷歌虽然也推出了智能音箱,不过,在这一战场,亚马逊更具有优势,不仅仅因为亚马逊是个将智能音箱推向市场的,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亚马逊自己的AI语音助手Alexa表现相当出色。而且,亚马逊的智能音箱定价不高,音箱买家也逐渐转换为在亚马逊上购物的消费者,又为亚马逊的创收做贡献。

谷歌在硬件上曾摔过几次跟头,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和智能家电制造商Nest Labs,但是业界对这两起收购并不看好,而今年9月,谷歌也宣布了与HTC的深度合作,延揽了HTC约2000名工程师负责Pixel手机业务。但谷歌的硬件主管透露,这项合作也曾搁置了18个月,直到他和劈柴决定继续,才完成了。

Pixel 2和Pixel Buds得到了赞誉,但谷歌却不慎坑了自己,在硬件揭幕六天后,一位科技博客注意到,谷歌的微型话筒在偷偷地记录一切声音。谷歌将这个错误归咎于通过触碰解锁的功能,后来谷歌又剔除了该功能。

谷歌还推出了另一款产品:Clips,一个微型自动摄像头并能智能分类相片。但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认为这款摄像头会偷窥用户,搅起人们对AI的讨论。埃隆·马斯克认为计算机可以自行决策并且比人类聪明,有天,他们可能会奴役人类。

在记者采访劈柴提到Clips时,劈柴突然眼前一亮,但听到马斯克的评论时,他显得有点失落。“他是一个对问题深思熟虑的人,对AI采取谨慎的态度是对的。”但他认为科技的进步不能停止,而谷歌的角色,就是成为这个技术的“谨慎和道德的”管理者。“我们谁也说不准未来是什么样的,埃隆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马斯克想要知道谷歌的目的,他可能会找他的瑜亮之交拉里·佩奇。劈柴和很多别的CEO不同,不同之处不在于他的谦虚,擅长公关,或是对AI的热忱,而是在于,他上面还有一个老板。

佩奇总是让劈柴代表自己,出面处理公关和管理问题。佩奇也很少在媒体面前露面,他的采访也是两年前的。然而他和谢盖尔仍然控制了Alphabet 51%的有投票权的股份。近离开了谷歌的一位高管则表示,劈柴的角色更像是COO,要同时运营两家公司。

Alphabet董事会成员轩尼诗,对于劈柴没有实权的看法则持有不同意见。他说:“任何重大决定都是桑达自己决定的,他只会拿给佩奇看一下,听听他的意见。桑达才是实际管理谷歌的人,而拉里的精力都放在了另一边。”这里的另一边,指的就是Alphabet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劈柴说,他每周都会见佩奇一次,有需要的话也可以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他说:“拉里给我的帮助就是总是让我考虑得更长远。”

这一看法明显的佐证是,劈柴在处理谷歌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是“远见卓识”的佩奇并不关心的。举个例子来说,谷歌多年来与媒体和出版商的关系都非常不好,他们眼红自己的广告收入都被这种什么内容都不提供的广告“经销商”给吸走了,谷歌没有付出任何实际的内容。新闻集团CEO汤姆森则强调,媒体对谷歌这方面的怨气其实是一种酸葡萄心理。

劈柴正在与新闻集团和其他媒体公司合作制作订阅工具,并废除了搜索结果必须是免费文章的规定。

面对假新闻和低质量的新闻源,劈柴采用了谷歌通常不会采用的方法:人工筛选。今年早些时候,他任命了一个“假新闻负责人”,也就是另一些人口中的谷歌新闻的新产品经理。劈柴表示,他还在考虑在谷歌新闻中推广如拉斯维加斯回顾日报的文章,而不是在4chan或者Reddit上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们也希望能够平衡好内容,保证提供不同的观点,但是我认为注重质量也是至关重要的。”劈柴说。“我们不能犯错误。”

这虽然不是什么高谈阔论,但从谷歌CEO的嘴里说出,就不一样了。硅谷的高管一般都对传统媒体不屑一顾,并且都认为与其与媒体搞好关系,不如集中精力发展,实现突破,除非无法避免,也不会向媒体求饶。但时代已经变了。正如劈柴的经验所揭示的,大型科技公司再也无法仅靠心底里的信念潇洒走江湖了。

雷锋网编译,via Bloomberg


格栅盖板报价
销售销售防风销
包墙铝单板订制厂家
格栅盖板厂家
防风销选购品质保障
包墙铝单板订制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