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白酒业产能疯狂扩张价格虚高泡沫大

2019-05-17 07:31:26 | 来源: 生活

白酒业产能疯狂扩张 价格虚高泡沫大

房产商星河湾将出产白酒“星河湾老原酒”;高科技企业联想集团4亿元报价全资收购孔府家酒;全球酒业巨头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

资本“闻香而来”,“外行”造酒一拥而上。看似火热的白酒市场背后,折射的却是国内白酒产能急剧扩张隐藏的危机。

提前四年实现“规划” 产能扩张超速明显

按照《中国酿酒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到2015年,全国白酒总产量将达到960万千升,但仅2011年一年,白酒产量就已“达标”,还超出60多万千升。

就是在业内普遍认为受到“三公消费”限制等政策性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份全国白酒产量已达610.53万千升,同比增长19.63%,增速远超酿酒规划提出的年均1.5%的水平。

“当前经济增速放缓,但很多酒厂动不动就要扩10万吨产能,这么多酒卖给谁?”酒仙董事长郝鸿峰发出疑问。

“外行造酒”动力何来?近期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国内白酒上市企业的利润普遍出现50%以上的增幅。在制造业不景气、不少企业利润大幅下滑的背景下,这份骄人业绩引得大批资本“闻香而来”。

投中集团统计显示,从2008年到2011年,我国白酒企业获得的风险投资逐年增加,公开披露的融资规模超过40亿元。多数新进入者属于业外资本。部分资本追求短平快的收益,与白酒需要厚重历史底蕴和长时间酿造的行业特性形成反差。

“一线酒企大举扩张产能,行业外资本跨行业进行兼并重组,刺激了中小酒企扩张产能的冲动。”清华大学新产业与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凯昭认为,在经济结构转型特别是消费能力上升之后,白酒行业产能扩张成为这个经济阶段的代表性事件之一。

知名酒类分析师施剑刚分析,当前国内白酒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表现在:普遍追求销售量;传统酿酒扩充的产能都是用以制造中低档酒的新工艺产能,不适销对路;原先依靠外购基酒的酒厂开始自己酿造和扩充优质基酒产能,导致其他基酒企业的产能出现过剩。

河南省酒业协会专家张成贵指出,白酒业“虚火”泛滥,还体现在全国各地酒企的产能扩建热、兼并热上。“用地动辄百十亩、甚至上千亩的酒企扩建随处可见。”

恶炒概念华而不实 白酒行业“烧得不轻”

伴随着产能过剩,白酒市场上近几年价格恶炒、疯狂囤积、广告轰炸等乱象迭出,行业开始“持续高烧”。

白酒行业的强劲势头在今年央视广告招标会上也得到验证,众多酒企“一掷千金”,暴砸5亿多元冲击新标王,不少资金雄厚大型酒企可谓是“烧钱买面子”。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行业形势浮华,加之大批资本进入后有业绩压力,部分白酒企业也变得浮躁起来,突出表现在层出不穷的概念炒作上。有些企业建立时间并不长,却推出了比自己年龄还长的“年份酒”。有些企业大肆推广“原浆酒”的概念,事实上采取食用酒精勾兑的方法,且用而不宣。

此前不久,围绕“国酒茅台”的争议甚嚣尘上。而国内白酒中,取名国窖、国台、国酱、国井等争傍“国”字号的屡见不鲜。

目前A股的前两大高价股均为白酒企业,贵州茅台、五粮液和洋河股份的总市值均超过千亿元,压倒长江电力、宝钢股份这样的大盘蓝筹。“美国占据市值榜前列的都是高科技企业,在我国白酒拥有这样的地位令人称奇。难道喝酒能够强国吗?”一位投资人士说。

专家提醒,投资一拥而上,必然会导致生产分散、质量难以监控的风险。不用说一些小作坊资金和技术不足,产品质量难以完全达标,即使是一些大酒厂,在销量猛增的同时,也遇到基酒不足的问题,不得不外购散酒加以解决。

上海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汪亮就说,白酒酿制工艺是一个传统行业,工艺上创新比较难,注重质量自控是“命门”。如果这个底线都守不住,行业堪忧。

当年的广告标王秦池兵败如山倒,就是由于快速扩张引发质量失控所致。在食品质量被高度关注的今天,一旦发生类似秦池的事件,负面冲击不言而喻。

价格虚高存隐忧 行业发展待规范

资本疯狂涌入、白酒产能盲目扩张、市场怪象丛生,动力无非是利益的诱惑,其直接表征便是价格虚高,呈现泡沫化。

今年前三季度,14家白酒上市公司净利润总和297.6亿元,同比增长88.65%。其中,茅台、五粮液两家的净利润超过了上海、深圳两大股市43家家电企业净利润的总和。“国内白酒业普遍利润很高,除了扩产,主要靠拉高售价。”一位证券分析师说。

“正因为茅台去年疯涨到2000多元,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囤酒、炒酒乃至收购酒厂,实际上只要市场需求放缓,大量泡沫就会破灭。”业内专家担心,虚高酒价可能引发行业恶性循环。

酒价有多离谱?一般一斤白酒需要三斤粮食酿造,白酒需要五六斤,此外就是包装、税收等费用,“有些酒的成本也就百元左右,但市场上动辄上千元,消费者喝下去的就是附加值。”业内人士说。

“酒价虚高已经不是秘密。”施剑刚说,由于国内白酒产地、年份认定标准实际上非常模糊,根本不可能像国外那样有严格的认定标准和价值评判体系,几乎都是自行定价,随意性强。

投机者的囤积也是酒价虚高的助推剂。由于近年来白酒价格扶摇直上,购买名酒当做投资品的现象屡见不鲜,目前茅台社会库存超2万吨,为年销量的2倍。

一些地方政府追求财税也是催涨白酒产能的一大“推手”。酒厂多是地方利税大户,近好多地方都搞起了白酒工业园。

新食品产业研究院研究员谢骥指出,从我国现阶段的居民收入看,白酒市场能被接受的价格在300元左右,而很多酒厂大力推广800元以上的高端酒,显然已经错位。

汪亮认为,白酒业产能过剩,关键要让白酒的价格回归合理,让酒企能专心在质量自控上下功夫。“很多国家对生产和流通环节都有《反暴利法》,对商品的毛利率、净利率、成本核算进行严格的规定,进而影响到整个行业定价机制的建立。白酒行业也应有章可循,避免市场失序行为。”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有关专家说,由于酒业竞争加剧、三公经费严控等因素,国内白酒价格下行压力加大,新一轮白酒业洗牌难以避免,或许价格泡沫被挤出后,中国白酒业将迎来理性发展。

康远本草
汉河电缆
打码机

猜你喜欢